高恬波

编辑 锁定
高恬波(1898—1929),广东省惠阳县人。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7月参加彭湃主持的广州第一期农民运动讲习所。1926年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高恬波担任北伐军妇女救护队队长,带领女救护队员,随军辗转湘、鄂、赣三省。1926年8月,北伐军进攻汀泗桥的战斗中,她带队冒着枪林弹雨,奋不顾身地抢救伤员,在中弹负伤的情况下,顽强地将伤员救下火线。她还积极做宣传工作,给士兵们讲革命道理,动员民众参加革命。1927年4月大革命失败后,高恬波按照党组织要求转移到农村坚持革命。1927年12月广州起义爆发,她回到广州,组织领导妇女救护伤员。广州起义失败后,她被派到江西省委,做妇女工作并兼任秘密交通、会计、庶务等工作。1929年12月由于叛徒出卖,不幸被捕,英勇就义。 [1] 
中文名
高恬波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广东惠阳县淡水镇三角村 [2] 
出生日期
1898年
逝世日期
1929年
职    业
革命家 [2] 
毕业院校
广州妇孺产科学校
信    仰
共产主义

高恬波人物简介

编辑
高恬波(1898—1929),广东惠阳县淡水镇三角村人。阮啸仙之妻。出生于一个医生家庭。民国4年(1915)考入广州妇孺产科学校。民国12年(1923)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任团广州外围组织新学生社执行委员会常委。民国13年(1924)春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广东第一个女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中国国民党,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妇女部干事;7月,参加广州第一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10月,任团粤区委妇女机关部第一任书记。民国14年(1925)任中共广东区委妇委委员、广东妇女解放协会调查部书记。在《妇女之声》杂志发表《妇女团结应注意之点》、《三八国际妇女节与中国妇女解放》等文章,引导妇女投身解放运动。民国15年(1926)3月,在《妇女之声》发表《段祺瑞屠杀北京爱国同胞》一文,控诉段祺瑞的罪行。民国15年(1926)7月任北伐军女子救护队队长,率领救护队转战湘、鄂、赣等省;一次,她左腿中弹,仍一步步把伤员背回阵地。民国16年(1927)参加广州起义,不顾个人安危抢救伤员。民国17年(1928),任中共江西省委妇女部部长。民国18年(1929)12月被张辉瓒杀害。民国19年(1930)1月11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红旗》杂志第69期发表《悼念我们的妇女战士高恬波同志》,予以沉痛哀悼。 [2] 

高恬波生平经历

编辑
高恬波:广东第一位女共产党员。
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高恬波按照党的指示以个人身份加入中国国民党,担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妇女部干事,成为妇女部长何香凝的得力助手。1924年7月,高恬波参加了彭湃主持的广州第一期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结束后,她担任了农民运动特派员,奔走于广东花县、顺德、中山、潮梅等地农村,撒播革命火种,开展农民运动。
1925年冬,为配合北伐战争,妇女部何香凝、邓颖超等发起组织“军人家属妇女救护员传习所”。1926年,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高恬波担任救护队队长,带领女救护队员,随军北伐,辗转湘、鄂、赣三省之间,行程万里。1926年8月,北伐军进攻汀泗桥的战斗中,她带队冒着枪林弹雨,奋不顾身地抢救伤员,在中弹负伤的情况下,顽强地将伤员救下火线,被官兵们称赞为救护队的“女将军”。
广州起义失败后,她被党派到江西省委,除做妇女工作外,还兼任秘密交通、会计、庶务等工作,来往于南昌、赣州等地。
1929年12月,由于叛徒出卖,高恬波不幸被反动派逮捕。反动军阀张辉瓒对她威逼利诱,逼她投降,说出党的秘密。但无论是花言巧语,还是严刑拷打,高恬波始终横眉冷对、坚贞不屈这位铁骨铮铮的共产党员,视死如归,英勇就义,牺牲时31岁。
高恬波,1898年出生于惠阳淡水镇一个医生家庭,高恬波幼年时在
高恬波 高恬波
家乡读书,她天资聪颖,喜习医术,由于包办婚姻,17岁时嫁给一家纨绔子弟。她不堪折磨,冲出家庭牢笼,考入广州妇孺产科学校。 在学校里,高恬波阅读了《新青年》、《中华新报》等进步报刊,受到新思潮的影响。五四运动爆发后,她积极投身于反帝爱国运动,参加游行示威,街头演讲,抵制日货,参与广东省中等以上学校联合会的组织工作,成为广东学生运动的先锋分子。
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和中国人民声势浩大的反帝反封建斗争,激励高恬波如饥似渴地学习新文化、新思想,学习马克思主义,积极投身于救国救民的伟大事业,1923年春,光荣地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6月,社会主义青年团广东区委在广州建立其外围组织新学生社,阮啸仙为书记,高恬波为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高恬波与阮啸仙建立了真挚的友情,他们打破封建礼教的枷锁,结为志同道合的革命伴侣。
1924年春,高恬波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广东第一个女党员。这一年,轰轰烈烈的工农运动高潮在广东迅速掀起,高恬波按照党的指示,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担任国民党中央妇女部干事,成为国民党妇女部长何香凝的得力助手。
她在悉心处理妇女部日常事务的同时,还经常到工厂、学校、群众家中同妇女促膝谈心,陪同何香凝到工厂调查女工状况,女工们的遭遇,使她们深感不安。何香凝决定以妇女部名义,指派高恬波负责在广州筹办贫民医院,高恬波愉快接受了这一重任。贫民医院开办起来后,高恬波负责医院的管理工作,免费为赤贫妇女治病,并亲自为孕妇助产接生。
同年11月,共青团广东区委妇女支部成立,高恬波任广东妇女支部第一任书记。她以支部成员为骨干,团结广大女界青年,发起成立广东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大会向全国妇女界发出通电,号召全国妇女积极投身解放运动。
省港大罢工爆发后,香港罢工工人回到广州坚持反帝斗争。高恬波深入到工人宿舍和女工谈心,了解她们的疾苦后,立即向罢工委员会汇报,要求解决女工特殊利益。不久,省港女工大会通过了她提出的提案,使女工获得了分娩前后享受8周产假,工资照发等多项权益。
为做好罢工女工的安置工作,按照高恬波建议成立了罢工女工传习所,发动罢工女工白天做工,晚上学习,做工的收入一律分配给女工。高恬波担任妇女识字班的文化教员,教女工识字、写字、唱革命歌曲,和阮啸仙一起编写剧本,排练节目,同演员们一起登台演出,运用生动活泼的文艺形式对工人群众进行宣传教育。
高恬波在妇女部工作期间,她参加了彭湃主持的广州第一期农民运动讲习所。她和男学员一样,参加严格的军事训练,刻苦学习理论,研究农民在中国革命中的地位和作用,结业后,她担任农民部农民运动特派员,经常奔忙于粤北、粤东北、珠江三角洲、潮梅和海南等地区的农村,和贫苦民妇打成一片。她学会了潮州话、海南话,运用方言与农民交谈,撒播革命火种,开展农民运动。
1925年冬,为配合北伐战争,妇女部何香凝、邓颖超等发起组织军人家属妇女救护员传习所,高恬波负责培训包扎技术和协助该所的事务管理。1926年,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高恬波担任救护队队长,带领女救护队员,随军北伐。
8月26日,北伐军第四军6个团猛攻汀泗桥时,军伐吴佩孚借有利地形负隅顽抗,使北伐军造成重大伤亡。8月26日,叶挺独立团为前锋发动总攻,救护队随独立团先锋队追击,高恬波在抢救一位伤员时不幸左腿中弹,昏倒在地上,苏醒过来后包扎好伤口,一步一步地把伤员背回我方阵地。高恬波辗转湘、鄂、赣3省之间,行程万里。她的事迹在北伐军中广为流传,官兵们称赞她是北伐军救护队的“女将军”,当时的《民国日报》作了专题报道。
1927年春,高恬波遵照党的决定,由江西南昌回到广州,护理肺病复发的阮啸仙。同年11月28日,中共广东省委为了贯彻党中央武装反抗国民党的总方针,作出了在广州发动工农兵群众举行武装起义的决定。高恬波根据党的指示,秘密发动妇女参加起义,并组织了一个救护队。同年12月11日,起义战斗打响,高恬波带领救护队冒着枪林弹雨,冲向战斗最激烈的前沿阵地,抢救浴血奋战的伤员。
广州起义失败后,高恬波跟随部队撤退,不久,部队转移到鄱阳湖,高恬波被派到中共江西省委担任特派员和省委妇女部部长职务,还兼任交通、会计等职。
1929年底,江西的一些地下党机关遭到敌人破坏,在危险的时刻,高恬波坚守岗位,时刻保持与党组织的联系。由于叛徒告密,同年12月,高恬波在南昌市执行联络任务时不幸被捕。
在监狱里,高恬波凛然正气和慷慨激昂的言词,令狱卒们发抖。驻扎在江西的敌军头子张辉瓒妄图从这个共产党的重要人物身上获得情报,于是他亲自出马,软硬兼施,向她表示只要交出省委名单,马上可以释放并可以做大官。
正当张辉瓒洋洋得意时,冷不防被高恬波狠狠地抽了一个耳光,打得他鼻子流血,恬波说:“这就是我的回答!”顿时气得张辉瓒浑身发抖,他咆哮着命令刽子手给恬波施以毒刑。
但无论是甘言利诱,还是毒刑拷打,对这位久经考验的女共产党员都不起什么作用,高恬波始终横眉冷对、只字不吐。刽子手狂叫着问她:“ 高恬波!难道你就不怕死吗?”恬波坦然的回答说:“到了你们手里,就没想要活着出去!我现在只求一死。”刽子手狠狠地说:“要死也不让你死得舒服!”就这样,高恬波在敌人的残酷折磨下壮烈牺牲了,这时她年仅31岁。
高恬波牺牲后,阮啸仙引用“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诗句,来深切悼念他亲密战友。
1930年1月,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红旗》第发表了《悼我们的女战士高恬波同志》,号召广大党员学习她的革命精神。

高恬波个人事迹

编辑
惨遭反动当局殴打
1919年5月4日,北京学生举行了一个规模巨大的爱国示威运动,高恬波在这场
高恬波 高恬波
斗争中留下光辉的一页。 “五四运动”暴发后,高恬波是广东中等以上学生联合会教育科兼义学负责人之一,与阮啸仙等人一起组织广东学生声援北京学生的爱国行动。他们致电挽留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拍电报给巴黎和会要求归还青岛,取消与日本所订之二十一条密约,举行学生示威游行,组织调查日本劣货,排演街头剧,分组到街坊宣传,张贴标语,散发传单,举行罢课、罢市。在一次示威斗争中,男女学生与军警展开搏斗,有10余人受伤者,反动当局把数百名学生关起来。反动政府的血腥镇压,引起各界人士的不满,纷纷派出代表组成慰问团慰问受伤和被捕的学生。在社会舆论压力下,反动当局不得不将囚饿了3天的同学释放。释放时,反动当局借搜查失去马枪为名侮辱女学生,高慕德(即高恬波)、陈英勉、陈爱珍、严静宜等女同学遭到毒打。
“观世音”
1924年7月3日,高恬波参加广州第一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这一届共38名学员,有两名女学员,她们和男学员一样,学习理论,研究农民革命运动,参加严格的军事训练,成为广东农民革命运动的组织者。
农讲所结业后,高恬波担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农民部农民运动特派员,负责粤北、海南及珠三角地区农民运动宣传发动工作。每到一地,她都很快地学会运用当地方言与老百姓交谈,用自己掌握的医术给穷人治病。她讲的道理入口入心,特别是一些久治不愈的妇科病能药到病除,因此,妇女们称她是“活观音”。
差点成了留苏学生
1927年,阮啸仙当选为中共第五次全会中央检查委员会候补委员,会后回广州任中共广东省委组织部长,这时,阮啸仙肺病复发,高恬波按照中央决定,从南昌回到广州,一边照顾爱人,一边发动群众,开展革命斗争。
1927年12月11日凌晨,广州起义爆发。参加起义的有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教导团、警卫团一部和广州工人赤卫队的7个联队、2个敢死队,共约6000余人。经过18小时激战,胜利占领了广州城区。当日上午宣布成立苏维埃政府。12日,反动派在英美日德等帝国主义的军舰与陆战队的支持下,向广州市进行反扑。经过3天浴血奋战,广州起义军撤出广州。
广州起义失败后,中央决定派阮啸仙、高恬波夫妇去苏联学习,但因国内革命斗争的需要,高恬波作为中央特派员(一说是中央执委)再次往江西担任省委妇女部长。
发表纪念文章
高恬波之所以再次被派往江西,是因为当时江西省委屡遭破坏,特别是九江地区的地下党组织损失惨重,曾一度陷入瘫痪状态。高恬波到达江西后,立即投入工作。以岷山为中心,在东到鄱阳湖口,西到武宁幕阜山地,北到湖北黄梅县境,南到永修云居山麓,纵横数百里的区域内,开展游击斗争和革命活动,形成了以岷山为中心的五县根据地。
1929年11月,江西省委再次遭到破坏。12月25日,高恬波在南昌市区执行联络任务时被叛徒发现,不幸被捕。在狱中,她坚贞不屈,1930年1月初英勇就义,时年31岁。时任中宣部部长的阮啸仙听到噩耗后,挥笔写下“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沾巾”,以表达对最亲密的战友、爱人深切的怀念之情。

高恬波牺牲原因

编辑
高恬波死于一种被称为“披麻戴孝”的酷刑,将受刑人全身扒光,吊起,用皮鞭或带钉的木棍抽打至血肉模糊。几乎全身扎的都是密密麻麻的血窟窿。然后涂上食盐水,再用粗麻布贴在身上,等麻布与伤口完全粘连在一起后,再来审问。如不招供,就开始将麻布一条条连血带肉撕扯下来,受刑人常常会活活痛死。残酷暴虐,令人闻之色变。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政治人物 历史 军事人物 人物